您好,欢迎进入东莞市天圳机械配件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特氟龙输送带、PU鞋机输送带、PU输送带、PVC轻型输送带、PU开口带、接驳型同步带、平面高速传送带、塑料顶板链、工业毛毯输送带、活络带、TPU传送带、铁氟龙输送带、天圳传输带-天圳机械配件
邮箱:tzpjz@163.com
电话:17318111853
地址: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涌口龙泉工业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除了“硬科技”突破,中国制造业还缺些什么?
发布时间:2021-06-05 09:40浏览次数:

最近我连续参加了几场企业举办的活动,从胶东半岛到珠三角,再到长三角;从某云服务商的城市峰会,到某机械制造企业的新产品发布会,再到阿里的 “2021天猫新品研发盛典”,马不停蹄,历时半月有余。5月27日,在从上海返回济南的飞机上,望着舷窗外一掠而过的黄浦江,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回顾中国企业近四十年的发展史,你会发现,我们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技术创新如此地热衷。事情正在起变化。我们的热情很高。但是,究竟该如何创新,企业如何系统性地实现转型升级,不是仅凭热情就能做到的。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1

 

我们不再盲目地相信“厉害了,我的国”。

 

我们的工业门类齐全,什么都能造,但不是什么都造得好。我们的整个工业体系还有很多短板。芯片被卡脖子,是因为光刻机不行,光刻机不行是因为光源不行,光源不行是因为镜头玻璃不行。机床、发动机也是一样,都是可以将这个“不行”从头到尾,一直追溯到原材料的

 

你去工厂里看看就知道了,产品是国产的,但生产设备都是进口的。不要说芯片这一类高大上的产品了,即便是平常看来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产品,比如,纸,印书的文化纸、印报纸的新闻纸、包装产品的卡纸等等,也都是用进口设备生产的。据我所知,中国最大的几家造纸企业,像晨鸣纸业、太阳纸业和华泰纸业等,用的都是德国福伊特(Voith)的造纸机。

 

Voith造纸是Voith集团最大的事业部,业务量占集团总量的52%,是全球造纸工业最大的设备供应商之一。其自称“世界上每三张纸中就有一张是使用Voith造纸机生产的”,“中国市场的高端造纸设备几乎都出自于福伊特”。其官方网站的有关资料又说,“自1997年至2007年,福伊特造纸(中国)有限公司共为中国客户提供了30多台世界一流的造纸机,市场占有率超过50%”;“早在1881年,福伊特公司就制造出了第一台造纸机。今天,福伊特公司已经制造了2500多套整套造纸机械,以及众多的原料处理和完成设备。”

 

——这是什么概念才30多台,市场占有率就超过了50%;从1881年到今天,200多年总共才制造了2500多套。事实上,福伊特的造纸机都是庞然大物,自动化程度高,产量大,当然卖价也高,据说一台就要几十亿元人民币,最贵的要50多亿。比如,作为福伊特在中国市场投放的第17台文化纸机,太阳纸业引进的第10台福伊特纸机,也就是PM39,于去年11月在太阳纸业兖州基地开机投产,其卷纸幅宽达9.85米,设计车速为1800米/分钟。也就是说,近10米宽的一张白纸,这台机器一分钟就可以产出1800米长。其单机年产量是45万吨

 

这样的造纸机我们是造不出的。我们只能生产一些低端、小型的造纸设备。虽然我们也曾有着数量众多的造纸机械厂,但这些年来有的倒闭了,有的改行了,已经所剩不多。像xx造纸机械有限公司(原xx省第x轻工业机械厂)早在几年前就停产了,老板改行去做了服务业,利用厂区内的温泉,开了一处度假村。

 

我们只是会使用这些造纸机。就像你我会使用电脑一样。十几年前我去华泰纸业采访,说起这些外国洋设备,他们很是感慨。说有一回出了故障,来了一群外国人,他们蹲在车间里,面对着折开的一堆机器零件,七嘴八舌地商量着该如何弄。这时,咱们中国人就围过来了,想看看他们是如何检修的,心想等他们走了以后,万一哪天再坏了,就可以自己修了,也省得他们再过来,从德国到中国,多远啊,漂洋过海的不容易。可是,等咱们围上来了,这些外国人却愣住了。他们停下了手里的活,也不交流了。他们只是用眼晴看着你,眼神里有警惕,也有暗示:请离开,请离开......

 

人家不让你看,怕你偷师学艺。华泰纸业地处广饶大王镇,老板李建华先生农民出身,人品朴厚,他曾不只一次地对我说起这件事。每说一次,就会发一番感慨:咱们中国人啊,得挣口气!

 

 

    2

 

事实上,中国人能够用上国产新闻纸,是要感谢李建华的。在二十年以前,我们是连新闻纸也不会造的,只能大量从国外进口。高档的铜版纸也要进口。这可能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之外。纸是我们发明的,两千年前我们就会造了,怎么到现在反而不如外国人了?

 

如今的华泰纸业已是中国最大的新闻纸生产企业,也是全球单厂最大的新闻纸生产基地。但它出产的第一张新闻纸,却是由一台从国外购买的二手纸机生产的。国产的第一张铜版纸是泉林纸业生产的,也是从国外购买的二手纸机。为啥要买二手货?因为便宜;他们没钱,买不起一手货。

 

泉林纸业的老板我也认识。他叫李洪法,造纸专科毕业,热衷于钻研技术,但企业管理不行。公司在前两年已破产重整。我在九十年代的时候曾给他写过一篇文章,叫《八千里路云和月》,颇受他的赞赏。他说,“企业家就是跑江湖的”。他几乎总是在出差,披星戴月,跑钱,搞贷款。

 

没钱,没技术,这就是对中国早期民营企业的最真实写照。

 

中国的第一代企业家,他们现在都老了。他们是不太愿意跟你提起“过去”的,据说,有人当面跟李书福说到他的名言,“汽车不就是四个轮子加一个沙发吗”,他的脸色刷一下就变凝重了。

 

因为他们过去经受了太多的磨难和屈辱。他们的出身也不够“高贵”,多数都是草莽。但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披肝沥胆,筚路褴褛,最终把中国制造做成了“世界工厂”。当然,中国做成“世界工厂”也让我们每个人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包括环境污染,包括几千万农民工背井离乡,包括留守儿童。那可是整整一代人啊,那种“被父母遗弃”的巨大心理阴影,该不是二十年后的今天,正在流行开来的“躺平主义”思潮的根源吧?

 

 

   3

 

他们是英雄,但不能问来路。

 

英雄不问来路。如果翻开这些企业家的创业史,你会发现,他们的初心也仅仅只是为了“挣钱”,养家糊口、发家致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局限。我们不应过于苛责他们。

 

这既是他们的宿命,也是中国制造的宿命。我们很多的工业,起源于来料加工,出身山寨。我们的企业家在最初甚至都只是个生意人。李书福是照相的,任正非是倒卖交换机的,柳传志是倒卖电脑的,就连年纪稍小一些的董明珠也是从做销售起家的。这跟欧美的企业不同。欧美的那些百年巨头,西门子通用奔驰巴斯夫博世,哪一个不是技术起家?它们之所以能够延续百年而不衰,是因为它们一直都站在最新技术浪潮的最前沿,甚至就是它们,引领了这些技术浪潮。

 

而我们做企业,首先是要赚到钱,解决的是生存问题。曾经在有一个时期,我们流行“金点子”,也就是抖激灵。激灵一动,脑子突然开窍了,想到了一个发财的好主意。牟其中就是这一类企业家的代表。他们没本钱,又没技术,只能抖激灵,利用信息不对称来套利,空手套白狼。这种商业思维曾经影响了一代人,包括做某客的xx,包括最早下海的那一批房地产商。

 

 

   4

 

事情正在起变化。尤其是最近这几年,一方面,我们在“国产替代”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与此同时,互联网一代企业家也在高速成长,我们在以5G、AI、大数据、数字化等为代表的最新一代的技术浪潮中竟慢慢浮出了水面,露出狰嵘

 

这在以前是不敢想像的的。因为这一轮技术浪潮不可小觑,它实际上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前三次我们都没跟上,这一次我们总算跟上来了,且很有可能后来居上。

 

为什么这样说?几天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主任周济,在第五届世界智能大会上发表的主旨演讲,其标题就是《智能制造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按照他的说法,“智能制造是一个大概念,大系统”,其最主要的三个特征就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

 

简单地理解,数字化就是大数据,网络化就是互联网(包括消费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物联网),智能化就是人工智能(AI)。事实上,在这三个方面,我们都不弱。互联网就不用说了。有了互联网才有大数据,对大数据的分析建模就是人工智能。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与制造技术的深度融合就是智能制造。

 

中国企业,比如像阿里这样的互联网企业,在AI方面的技术能力都是世界一流的。我们对互联网企业有一些误解。实际上,电商平台不只是为制造企业提供了一条卖货渠道,它也在为制造业铺路搭桥。早在2017年阿里就成立了达摩院,致力于基础科学、颠覆性技术和应用技术的研究;去年又推出了“犀牛工厂”,为传统制造企业的智能化改造树立了一个标杆。另外,还有阿里云的“云上工厂”,天猫的”创新工厂“等等,这些年可谓动作不断。

 

 

   5

 

我这一次去上海,就是来参加天猫的“2021 TMIC研发盛典”。

 

天猫新品创新中心(TMIC平台)的前身是天猫的用户调研团队,最初是以人工方式收集、调取、分析数据的方式服务品牌商家。2017年9月,这个部门正式对外“亮相”,提供四个主要服务:Targeting & Segmentation(人群研究)、Market Foresight(市场洞察)、Innovation Guidance(爆品打造)、Collaborative Tactics(策略优化)。由此,这个部门的英文缩写就成了TMIC,通过天猫平台的消费洞察、人群洞察,深度挖掘消费者的新需求,并且通过一系列的数字工具、产品,帮助品牌研发新品。

 

我们普通人现在有些认知上的偏差,提到中国制造,往往只想到在芯片这样的高端技术领域还不先进,其实不尽然。就像我之前提到的,即使是一张新闻纸这样的平常商品,其实背后都是有一段段故事的,更不要说服装、化妆品等这些日常消费品。

 

制造是系统工程,从上游的材料科学,到产品研发、生产,再到与消费市场的联动。过去这些年,我们最擅长的其实只是生产环节,化妆品、品牌服装、运动鞋等这些看似技术含量不高的商品,由于我们设计研发和品牌能力不行国内企业与外资品牌差距同样巨大。不要小看消费品行业,每年产生的利润其实超过英特尔和高通的芯片。这些行业的品牌和产品不进步,“中国制造”同样也难言真正的崛起。

 

独木不能成林,高新技术也不能孤军深入,金字塔越高越需要更加强大的基层。我们不能仅仅被一枚小小的芯片遮住了眼睛。中国制造要想强大起来,不仅要突破各种卡脖子工程,更需要各行各业一起努力。

 

天猫是全球最大的B2C平台,但它的价值绝不仅仅是一个电商平台,它实际上已经成为很多品牌的“创新中台”。 过去几年,以中国庞大的消费者市场作为依托,TMIC已经与全球1500个头部品牌达成C2B合作,与近5000个品牌达成测款合作;并与7个品牌达成了创新工厂的合作,改装和重塑生产线,从供应链端撬动整个新品孵化的链路。

 

上海家化就是一个例子。作为孕育了六神花露水、美加净这样民族记忆的老牌日化企业,上海家化与TMIC从2017年便开始合作,2020年上海家化旗下的10个自有品牌及3个合作品牌全部和TMIC达成合作。

 

今年3月,TMIC与上海家化合作建立“创新工厂2.0”,从新产线、新组织、新营销三个维度上更深层次地赋能上海家化,构建起了上海家化的新智造模式,实现了更快的新品开发速度、更多的爆款产品、更高的新品成功率、更低的试错成本

 

据上海家化董事长潘秋生介绍,“过往我们的研发周期平均在12个月,现在我们能够压缩到8个月。又因为有创新工厂2.0的配合,我们希望能够把研发周期继续压短,这样的话我们就能不断试错一些新产品。”

 

在这次大会上,我还见到了另一个耳熟能详的品牌“活力28”,老一辈人肯定记得,“洗涤专家,活力 28,沙市日化”,这个有着70年历史的湖北荆州品牌90年代市场占有率曾高达80%,不过伴随着市场格局变动,也和很多国产品牌一样,潮起潮落,最后在人们视线中消失了。

 

但就是去年,重装上阵的“活力28”选择线上渠道,联合TMIC切入高端香氛品类,据说,他们合作研发的一款洗衣凝珠,成功赶上了双11期间上市,助力活力28成为该品类榜首品牌,中国品牌又一次超过了外资。

 

无论是上海家化,还是活力28,这些消费品企业在新品研发上的创新和突破,其实也是中国制造由大到强的一个注脚

 

 

   6

 

从这次大会上,笔者还听到这样一种说法:中国正在从世界工厂转型成为全球的研发中心。在2017年的时候,全球性集团的研发中心集中在欧美、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但近年来,已出现向中国转移的迹象。据不完全统计,只是与TMIC有合作的,把研发和设计中心设在中国的国际巨头,目前就已超过了50家。

 

以前只有中国企业在中国做研发,现在外资的研发部门也来了。要知道,研发环节的附加值,乃至于它创造的就业质量,和单纯的制造相比要高得多。在“世界工厂”的基础上建设“全球创新中心”,这显然也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的方向。

 

有些人往往认为硬科技的创新才是创新,不太看得上商业模式的创新,觉得不过尔尔(但阿里的TMIC技术含量是很高的)。张忠谋在2018年接受凤凰卫视的采访时说过这样一句话:“腾讯、阿里巴巴都是商业模式创新,这是在大陆。那在美国,又有谷歌、亚马逊这些公司。所以我是觉得商业模式的创新是最值钱的。

 

事实上,在全球半导体行业中,张忠谋自己也是凭借一个商业模式的创新(只做代工制造的Foundry模式),才打造出了台积电的商业奇迹。

 

技术本身的研发创新很重要,要继续突破,但是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提高社会资源的匹配效率也很重要,也是一种重要的创新。这两种创新,我们都要。只有把我们的制造体系从整体上提升到一个新高度,我们才能说,我们实现了由大到强。

 

从这个意义上说,天猫这个互联网平台通过TMIC向供给侧的能力延展,在产业上有了更宏观的意义。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章转载分享不做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东莞市天圳机械配件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生产、销售进口及国产工业皮带销售的综合性专业工业皮带公司,公司自成立以来引入现金的生产工艺,先后与国内外知名皮带制造商进行广泛的交流与合作,协作开发出众多系列的特种皮带。能全面满足不同客户、不同需求的工业用带。
 
主营产品:特氟龙输送带、PU鞋机输送带、PU输送带、PVC轻型输送带、PU开口带、接驳型同步带、平面高速传送带、塑料顶板链工业毛毯输送带活络带TPU传送带、铁氟龙输送带等各种传输带!

联系我们:
电话:17318111853
邮箱:tzpjz@163.com‬
公司官网:http://www.dgtzpd.com
地址: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涌口龙泉工业区
17318111853